"降息"新招下,房貸利率、人民币如何走?央行全面解讀"

閱讀: 41 發表于 2019-08-22 00:01

收錄良好 可以帶任何聯系方式,可發微商、醫療、金融、加盟、理财等!出稿快。Q:24288101

 

中新經緯客戶端8月20日電 20日上午,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邀請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周亮、中國人民銀行貨币政策司司長孫國峰就降低實際利率水平有關政策情況答記者問。

20日上午9:30,新的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形成機制改革後的首次報價公布,一年期LPR是4.25%,比原來基準利率降了10個BP,比以往LPR降了6個BP,五年期以上LPR為4.85%。LPR新機制,被外界認為是央行變相“降息”之舉,它的出現會如何影響個人房貸利率、人彙率走勢呢?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國強 中國網 孫宇攝

劉國強在此次吹風會上指出,這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機制,主要有以下三點考慮:第一,提高LPR市場化程度;第二,推動銀行運用LPR;第三,堅決打破貸款利率隐性下限。

劉國強繼續說道,這次推出新的LPR形成機制,旨在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由各報價行按市場化原則報價,并由銀行參考LPR自主加點定價,有利于疏通貨币政策傳導機制,提高市場配置資源的效率,促進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縮小國家調控政策與實體經濟感受之間的落差。利率市場化改革就像“修水渠”,目的是讓水流更加暢通,讓水更有效率、更精準地流到田間地頭,但水的大小還是要看閘門。因此,利率市場化改革有利于增強貨币政策的效果,但不能替代貨币政策,也不能替代其他政策。

談及“新的報價機制對個人房貸業務”的影響,劉國強指出,有兩點:一是定位,“房住不炒”的目标定位不能偏離。二是避免把房地産工具化,不把它當做刺激經濟的一個手段,不把它工具化這個政策的要求不能違背。金融工作怎麼樣落實這樣的定位和要求,就得做到房貸的增量不擴張、房貸的利率不下降。這次“利率并軌”改革,房貸的利率由基準利率變為參考LPR,參考的基準變了,但利率水平不能下降。

中國人民銀行貨币政策司司長孫國峰 中國網 孫宇攝

針對“LPR改革對準備金率的影響”,孫國峰表示,這次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改革重在改革完善利率形成和傳導機制,提高利率傳導的效率。至于準備金率的問題,我們是從5月6日宣布實行“三檔兩優”的準備金率新框架,在5月15日、6月17日和7月15日分三次實施,目前已經到位,初步建立起了對中小銀行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框架。目前中國的準備金率平均水平大概是11%,這個水平在發展中國家當中相對來說是中等偏低的,如果加上超額準備金,計算一個總的準備金率,中國總的準備金率和發達國家相比也是偏低的。從法定準備金率的角度來說,過去積累了一定空間,未來有一定的調整空間,但總的來說這個空間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麼大。從準備金率的角度來說,重點是完善“三檔兩優”的法定準備金率框架。

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 中國網 孫宇攝

問及“新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形成機制對緩解融資難融資貴作用和影響”,央行預判,在當前的形勢下LPR的實行有利于降低企業特别是民營和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

周亮表示,将繼續強化監管考核,推動銀行進一步對接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有效融資需求,會同有關方面多管齊下,提高信貸供給,降低融資成本,努力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周亮指出,這次LPR的實行肯定會有利于增加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信貸增長,因為我們用了很多監管的考核,在防止資金脫實向虛方面加大了力度,包括以前層層嵌套的行為,我們把層層嵌套的資金規模大幅壓降,而倒逼着這些資金更多投入實體經濟。新的機制疏通貨币傳導機制以後,我相信更加有利于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至于具體的量是多少要看市場行為,還有企業對資金真實有效的需求是多少,要在市場中達成貸款的協議。

孫國峰補充稱,短期内貸款利率下降也可能會對銀行的息差、盈利有一定的影響,但另一方面就存款利率來說,存款基準利率是保留的,而且将在未來較長時間内保留,人民銀行也将指導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加強對存款利率的自律管理,維護市場競争秩序,穩住銀行負債端的成本,為銀行可持續發展營造有利的條件。從短期來看,影響是不确定的,也很難說有一個計算。從中長期來看,銀行貸款自主定價能力提升有利于銀行可持續健康發展,對銀行是有利的。

最後對于“新的LPR機制會增加人民币的貶值壓力”等觀點,孫國峰強調,最近人民币彙率波動是市場供求決定的結果,近期由于國際經濟形勢,貿易摩擦出現了一些新情況,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措施,以及對美國向中國加征關稅的預期影響了市場供求,進而推動了人民币彙率的波動,這完全是一個市場化的行為。

孫國峰表示,至于這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機制,有利于降低貸款利率,主要針對的是企業融資成本。通常和彙率直接相關的是市場利率,這次改革并不涉及市場利率的變化,這次改革的關鍵詞是貸款利率的市場化。因此對人民币彙率沒有直接影響。總的看,應當說當前中美利差處于舒适區間,我對人民币彙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的基本穩定充滿信心。

熱點推薦

最新發布

友情鍊接